封落落

【薛宋‖洪荒】九嶷 4

没跟大家说一去学校就是几十天,因为不知会不会有人喜欢,第一次嘛,不会坑的,为喜欢的cp,我尽量不啰嗦。毕竟有那么多脑洞还等着我呢…

————————————————————


被明显关怀“你不行啊”的宋岚:……薛洋这厮越发无礼了。

能清楚明析宋岚想法的薛洋:有礼怎么把你追到手?然后,又动手指捏了捏。

“你欲如何。”对粘人的牛皮糖的无可奈何。

“任君采撷啊。”挂在他身上明摆着不让他走,还亲上了宋岚的淡唇。

宋岚觉得有必要捍卫自己身为男性的尊严,就回了吻,却不料薛洋侧开脸,撒娇道:“这样好累啊,我们回灵泉里。”

感觉到宋岚的移动,薛洋眼中闪过一丝算计。

薛洋身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衣服,催着宋岚除了衣,拨开一圈涟漪靠了过来。混沌灵液化成的混沌之气缭缭绕绕地飘升,弥散在这大殿中,出去不得。当初废了他多少心思气力得到的,纵他薛洋再放纵,也不会浪费。

宋岚忆起以前,咳咳,和薛洋双修的时候,他的做法,迟疑的吻上了薛洋的唇。自觉变受位的薛洋也是配合到位,张了嘴,待宋岚舌头伸过来。待了一会没有动静,薛洋用眼神疯狂暗示,那条舌头总算是轻微颤抖着伸进来。刚冒出头,就被薛洋以行动表达了他的不满。薛洋的舌热情的同宋岚的纠缠,竟教宋岚难以应对。等薛洋过足瘾,松开宋岚,宋岚已呆若木鸡。

“下一步,快点啦!”来自“欲求不满”的某人……

下面,该是…从脸,亲到脖颈,再到胸前……宋岚大脑立刻当机。后面的连想也不敢想,叫他怎么做得出来!

薛洋:宋岚脸好像有点黑,一定是他看错了……

“哥哥,要不要我指导你?”薛洋诚恳地问。

“不需要。”冷傲的回答,可还是不动。

薛洋了悟:“你要是不喜欢前戏,直接最后一步也行,我不介意的。”这样无条件的小受,啧啧,自己当着比宋岚都溜。

宋岚嗯了一声,以为这样任务可以轻松不少,可面对下面的某处,宋岚一鼓作气,没作成;再鼓,退缩了;三鼓,宋岚觉得自己有必思考一下人生了,哦不,神生。

薛洋孤注一掷,就赌宋岚会半途而废,他赢了,那么,该做应该做的事了。轻笑着把宋岚欲起的身子拉回来,空出的一只手径直深入某处,惹来身上人的一阵阵颤动,又在他还没开口之际速度地进入,淹没了宋岚即将出口的话语。暴风雪的来袭,往往于人措手不及,薛洋就是这样,一次次的让宋岚迷失,又建构不成任何防范措施。

满足于自己的手段,薛洋又开始以身作示范了,虽然自己身体变小了,甚至更嫩了些,不比宋岚瓷色的皮肤。但这丝毫不妨碍他的动作,甚至,有种诡异的兴奋感觉,毕竟是第一次用原身呢。明明就分离不久,怎么就烧起这热烈的欲火呢?

宋岚不懂得反抗,他的准道祖啊,干净单纯的紧呢。


————————————————————————

元旦快乐,想想必须今天更了来证明我的存在。可是你们懂一个新手苦巴巴不是临时保存跑去看前面的几章的感受吗?

还有就是一种共同感受:考场上如何凑足800字议论文。。。


宋岚他是朵高岭之花

——宋岚是谁?         ——高岭之花。

——晓星尘是谁?     ——护花使者。

——薛洋是谁?         ——采花大盗。

——我们是谁?         ——爱花人士。

——我们要防?         ——辣手摧花。


你的幼稚决定了你的位置

蓝家景仪,蓝家最酷最靓的仔

又称地球仪,皮皮仪,简称皮球仪。

后又有人送外号戏精仪……

性格决定了位置。

幼稚决定了永远不能反攻。


桑仪:

追仪:

凌仪:

真仪:

澄仪:

宁仪:

曦仪/臣仪:

瑶仪:

薛仪:

温仪(温若寒):


【薛宋‖洪荒】九嶷 3

3


         宋岚是薛洋之兄,魔祖道祖,本来都是同一源,生于混沌。他们还是气流的时候一起度过了好多年,久到太阳星、太阴星的形成,还有浮雾,水滴,尘泥。他先从蛋中醒来,也先从蛋中孵出,那刻,便懂得自己的使命,和眼前蛋的身份。即使知道是他未来仇敌,也没丝毫伤害他的念头,就离开了这个地方。薛洋知道,他再没回来过。

         后来偶遇,宋岚一眼认出,彼此之间相对无语。

         再后来,薛洋救了宋岚,其实宋岚也不需要,不过他们的关系也因之稍缓,谈得上是朋友了。数万年中,也不少结伴同行,共商大道,当时想着这样日子也应该持续不了多久。

         然后呢,虽然他入了魔道,但他俩莫名其妙成了道侣,他提出的,宋岚同意了。为何答应了,如今也想不清楚。

        那时候薛洋抱住他,很奇怪的感觉,然而并不讨厌。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直到薛洋问他道侣之间应该做什么时,他才知道,最亲密的,不仅仅是拥抱。

        薛洋边把他推到榻上,边说一些事情。身高低的人为下,他才发现,不知不觉,薛洋已经比他高了。下?什么?

        然后荒唐的一场,对他来说既觉得新奇,又觉得不合理,但却是自然而然……

        今天,宋岚见到薛洋的原形,陡然引起诸多回忆。只是叹了口气,默然地把他送回他的居所。薛洋在他宫殿里凿了一口池塘,非凡物,乃混沌灵池,有促进修行、疗伤等效用,只是洪荒中唯此一个。

        薛洋在灵池中醒来,伤势已恢复的七七八八,知道是谁的手笔,松了口气,宋岚仍在意他,幸好。看见自己光了身子,吓得差点跳出来,溅起水滴来。这些水滴都是灵水,含有混沌力量,若是平时,他再挥霍也不会浪费,定会小心收集起来重新汇入灵泉。现在却没有丝毫心思,满脑子都是一件事——他被宋岚看到原身了!

        当初为了让他乖乖处于下,用了法力做了伪装,今日一事未平,一事又起,真是倒霉不够。

        宋岚进来,和他对视,却不开口。薛洋自动切换萌系招数,拉下老脸,问道:“哥哥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仿佛这才是本性。

        “你骗我。”你还记得我是你兄长。

         “……”薛洋脸色一僵,想想说,“一直都是啊。”

         宋岚又不说话了,薛洋打破寂静,站到宋岚面前,“别不理我。”

         “把衣服穿上。”有些羞怒,仍是拘束模样。

         “你又不是没看过。”薛洋忍不了笑意。但在宋岚的眼神下还是变出一身来。

          “对不起,我爱你,我们继续做道侣好不好?”薛洋分明有几分乞求的语气。

          还是不语。

          “人间的时候,我对不起你,原谅我可以吗?”一桩大错,恐怕宋岚介怀这个。

          “大不了,你在上边,只要不离开我,怎样都好。”带着决然似要英勇就义。

         宋岚瞥了他一眼,薛洋竟几乎裸了,黑色的几片布衬得奶白的肤色更是可口。仍然没有动。

         薛洋扑过来,在他怀里四处点火,没有收到反应,除了冷淡还是冷淡。内心发了狠,冲着腹下一物就是一抓。宋岚忙与他拉开距离,还是让他成功了。

        摸着软软的物件,薛洋认真说:“哥哥,你是不是做不了攻啊?”


【薛宋‖洪荒】九嶷 2

2

        可恶的天道!薛洋大骂,攻击更是凌厉,招式却显出急躁。若是有天道相助,他如何打破这禁制,消停一会,他所做的伤害便可由天道修复,一切如常了。

        薛洋骂骂咧咧不停,天道自然开心得很。当初一知道宋岚,未来的道祖,竟然是个受,它郁闷得不行,而又知道攻了它的是魔祖时,内心的惊涛那可是…把薛洋灭了的冲动。若是知道骂人的话,它一定可学以致用,嗯,全用在薛洋身上。几万年了,每天都能看见薛洋和宋岚腻歪,天天不好好修道,而是双修,天道若是有口,定能喷出血来。

        这次它瞅准时机,便是打着一刀两断的目的。紫霄宫外的一切,都不会传到里面,影响正顿悟的宋岚,若是成功,宋岚修成道祖,忘情大道自可让他放下薛洋,回归原来的轨道,视薛洋为仇人。

        薛洋有些乏力,而且头昏脑涨,毕竟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输出自己的力量了。他晃了晃脑袋,脸色依旧冷厉,他没有喊宋岚,因为知道那样徒然,双目漆黑,又泛着猩红的光。看着禁制的光已经弱了半分,有些黯淡了。天道可真是好样的,改天我创了魔道,还怕治不了你!头一次,薛洋与天道之间产生这么大的矛盾。毕竟,宋岚作为他道侣,天道明摆着想抢啊。

        思及这点,薛洋下了一个决定,手法极快地准备招数,同样的招式,用的却是混沌之力!天道惊讶,连本源之力都动用了,薛洋的心里,宋岚于他到底多重要。不过这样若还破不开的话,薛洋可就输了。心急的家伙,这是在赌吗?也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宋岚在殿中,闭目安详,脑海里魂体和身体摆的都是参道的姿势,神游虚空,三千大道窥视,各个都深有感触。道祖悟道的速度很快,天道观他进度,已百分之八九十了。

        这次历世,于宋岚实为一大利,竟得到了成为道祖的契机。于薛洋,搞坏了和自家道侣的关系,刚醒来便急匆匆往这里赶,半分想感悟的心思都无,色令智昏,确实不如宋岚。于天道,又即将办成一件大事,还掰正了道祖,对以后的计划大有帮助,没想到会有这意外之喜。

        心念急转之间,薛洋已准备好,劈将下来。那禁制从碰撞中心摇晃起来,发出吱呀噼啪的碎裂声,几层禁制瞬间被摧毁,可是,还有更多。天道设下的禁制,层层铺叠,还有后源的力量不断补充。最外边最强的一个暗淡下去之后,剩下的却陡然更明亮了。

        薛洋奋力地推进,身处中心,冲击一波一波打到他身上,硬是把那坚韧的衣服划出好几条口子,还有他的肌肤,也渗出血液,一滴,又一滴。而他像是没有痛觉,决然地前进,耳膜轰鸣得像要炸裂,头是更疼了。

        终于力竭,薛洋不甘地倒下去,泄恨似的,对着面前数步之遥的紫霄宫骂道:

        “宋岚,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你说离就离,说断就断,凭什么,你说了算!”

         尽管声音已经嘶哑,看着毫无动静的宫殿,内心充斥着绝望,还有愤怒。

        “狗屁,全都是狗屁!狗屁宋岚,狗屁天道,垃圾道侣,全都给我滚蛋!

         宋岚,我把话撂这,以后再见面,必定是你死我活!!!”

         不管他如何咆哮,放狠话,面前宫殿依旧岿然不动,他才想起来一事。

        “哈哈哈哈哈,薛洋你真是傻,宋岚又听不到,说给谁听啊,哈哈哈哈哈唔呃…”

        却是吐出一口血来,然后又是一口,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满是伤口,但奇怪的是一点痛感也无,倒是内心深处,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撕裂了,传来一阵阵剧痛。

        不甘,试问他如何甘心,相伴的无数个日月,就因人间那几年就背叛了。他竟然不信自己。一拳打在面前的禁制上,不顾钻心之痛,缓缓道:“宋岚,别逼我恨你。”声音很轻,像只说给自己听,话里狠意明显。

        天道若是有手,自然会拍掌了。得意无比,拦住了薛洋,就等着宋岚了。去看宋岚,却发现他睁了眼,皱着眉,似乎被什么打断了。

        宋岚思考,体内一股气流忽然不受控制地乱蹿,扰了他悟道,把他的思绪拽离了。这股气流……是薛洋!莫不是出了事?想着就自坐榻上惊起,准备出宫。

        天道摸清楚情况,竟然是薛洋和宋岚欢好之时,薛洋的混沌力量随着进入宋岚的身体,和宋岚的一缕力量结合,但仍可感应原主的气息。呵呵,我跟你说我现在只想骂娘。

        宋岚没有料到,一出门,便看见薛洋身受重伤,浑身是血地跪在禁制旁,眸色黯淡却阴狠地望着这里。看见宋岚,明显一怔,张口欲语,又控制不住地喷出一大口血来。他何时开启了禁制阻止薛洋进来?这样想着,由于太担心薛洋的伤势,立马关了禁制,飞到薛洋面前,将他扶住。

         薛洋累极了,还没和宋岚说话,便闭上了眼。宋岚忙探他脉,发现伤势虽严重,但仍可修复,不禁怪他怎么这般不知轻重。却发现他身上碎了的衣物闪了一闪,没了。连着一起变化,薛洋的身子,变小了……

        宋岚:???!

【薛宋‖洪荒】九嶷 1

私设薛洋是魔祖罗睺,宋岚是道祖鸿钧,但我不打算换名字,总觉得少了感觉——所以我的这是…魔祖薛洋,道祖宋岚??

1  

         随着凡世中的薛洋身死道消,薛洋在他的灭世黑莲上苏醒,一时间恍恍不知眼前才是现实。似做了一场大梦,头痛道:“以后再也不尝试这事了…”何事?凡尘历俗。

         待接受了完好无损的记忆后,薛洋脸色难看,心想这都他妈的什么破事,他家道祖变成了他仇人,他还设计杀了他,将他尸体炼为凶尸。怒意和自责难抑,用右手狠狠扇了自己一掌。纵以魔祖的身体承受,也留下了鲜明的印子。

       不过,当下最紧急的还是去紫霄宫找宋岚,摸清他态度。他要是介怀,让他打一顿出出气,不管用什么方法,先赖在那里,自我检讨,忏悔过错,指天发誓也行,就怕宋岚一句不说就开打。

       黑莲驰空,渺茫微星一个个飞速后退,他所居之地离紫宵宫甚远,魔祖道祖,本是正邪两立,他没有走这条路子,不知是惊鸿一瞥,还是日久生情。他了解宋岚,看不惯他杀戮,所以他之后很少动用武力,除非自卫。但,下凡时,沾了许多人的血,干净不了了。

       他本来又何谈干净,魔就是魔,嗜血好战,他还是始祖,一身玄衣深邃,看不出其上溅落的血迹。当然,那只是战斗时,衣服为魔力所化,稍一动念便可去除那斑斑点点。干净的东西,与他无关。他倒是忘了,自己天生的那一副好皮囊,白的透彻,与一身黑衣相搭,自是一派风姿。

        灭世黑莲不愧为十二品的先天灵宝,全速赶赴紫霄宫仅需半日。可主人依旧心急,宋岚身为凶尸,魂魄被拘在尸体中,暂时不死,料得几年便归,天上人间的时间流速又不同,恐怕,他过去,就能见着他道侣,该如何面对?

        三十三天外,混沌之中,一座紫色宫殿漂浮旋转,他曾来过无数次,上万年前,他和宋岚确定了道侣关系,那时候盘古未开天,混沌魔神不止他一个,经一量劫,他费劲保住性命,这少不了宋岚的帮助。宋岚对他很好,他也对宋岚很好,嗯,某些方面。希望两人间的情意能化解这场矛盾。

        气氛紧张,紫霄宫似乎开启了禁制,隐隐紫华流转,玄而又玄的气息扑散,恰如那人。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捏了传音符叫宋岚开门,可符箓飞到禁制上就灭了,传不进去。又换了种方式,依旧没有人应。

        他确信宋岚在里面了,但为何不出来见他,是想和他断绝关系吗?

        绝对不行!

        你不是开了禁制吗,我就毁了这禁制,打到你出来为止!

        煞气汹涌,薛洋黑发飞扬,眼里尽是暴虐。魔力滔天,对着那禁制一直攻击着,他就不信,他耗不过宋岚!虽然宋岚一心向道,参悟大道比他勤奋,两人之间差距不是太远。薛洋力量有限,也可以抽取外界力量化为己用,只是效率低些而已。

        薛洋没想到这禁制如此强,他吸收了好几次外界斑驳的灵力,转化为魔力来攻击,禁制光芒也仅减弱了几分。

        天道在助他!

在学校听到魔道下架有感

世事沧桑,

如画中仙人,

余世缥缈,

欲揽入怀中,

独剩梦一场,

死生醉泪笑,

转首已成空,

尔还何所望!


————————————————————

那时候真是绝望+无望啊,我考完上午一场考试,接下来都很抑郁T^T   没考好


脑洞这东西,得先占用

薛洋:魔祖罗睺

宋岚:道祖鸿钧

想写一个高质量,有深度的文章,但没文笔唉:-(

所以提出来大家有兴趣可以写哦,仅限薛宋

说不定,我可以试试?


前尘篇简介(真的是我用来介绍给路人看的←_←)

        主角是魏无羡,他本来是个很顽皮,不守规矩,不正经,净想着玩的寄人篱下的养子。

         后来有一家族想统一百家,他打抱不平,见义勇为,招惹了祸端。那残暴不仁的家族为了杀一儆百,把收养他的家族灭了门。只剩下他,他师弟(发小),师姐逃出生天,莲花坞血流成河。他的师弟,师姐,是宗主的亲生子女。

         他师弟悲愤欲绝,当魏无羡买吃食回来发现师弟不在了,他立即赶回莲花坞,想要拦住他师弟,没成功。却得知他师弟已被化去金丹,散尽修为,再也不能修炼,沦为一个废人。

          那个残暴无端的家族,却有几个善人,帮了魏无羡,一位医术很高。应魏无羡之请,把魏无羡的金丹剖了换给他师弟,最后成功了。

          而我结局处才知道,剖丹进行了两天,而被剖丹者需时刻保持清醒,因为需要凝聚灵力,以防金丹被剖之时消散。而剖丹的机率,那位神医第一次尝试,只有五成。剖丹之痛,又何尝不深知?

          魏无羡并没有告诉他师弟实话,他骗他师弟是他母亲(并不凡)的师父(隐世高人)能活死人,肉白骨,复原区区一颗金丹自然不在话下。然后和那神医(女),神医的弟弟演了一场戏,上山还让他师弟蒙了眼,告诉他,如果被问起你是谁,你一定要说,你就是藏色散人的儿子。

          剖丹和换丹不是同时,而分先后,魏无羡被剖丹之后身体虚弱,在山脚等他,但是通缉令一直在身,撞见恶族的人,没有反抗的能力。本来是可以简简单单被杀死,魏无羡说了几句  做鬼也不会放过他,这是为什么那主子改了意,将他扔到乱葬岗里。

           乱葬岗,尸山,古战场,随便一铲子下去就是一句尸体,活人进到这里,连人带魂有去无回。而他魏无羡,也自然永远别想出来!他打的如意算盘,可魏无羡硬是没死,从悬崖掉下去,再受怨气折磨,最终成了夷陵老祖魏无羡,横笛御尸,鬼气森然。

          同时,虽云梦江氏被灭,重获金丹的江澄以云梦江氏的名义纠集修士和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兰陵金氏组织了伐温之战,四大家族打头阵,还有些受温家欺压的小门派也加入了。又因温家家纹为太阳纹,这场战争又名为射日。温家家主修炼神功,之前又兼容并入了好些个家族,实力强大,是以伐温之战战况不佳。

         但因魏无羡的加入,驾驭万尸横扫千军,而注定了这场正义的胜利。此前,并未有过谁能化怨气为己用,魏无羡做到了,他是这条邪道的开创者,所以小说的名字——魔道祖师,也指的是他。

          记忆中,还有曾经回答先生的玩笑话: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先生暴怒:真是本末倒置,罔顾人伦。若是能为你所用,那仙门百家也就容你不得了!还曾评判过:若是这条道那么好走,早就有人走了,那尸山夷陵乱葬岗,也就成为宝地了。他好端端的不走他的阳关大道,偏去那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

        然而世事无常,天意难测,他后来还真进了乱葬岗,修了怨气,成了夷陵老祖。这一切,本非他所愿啊…

         还记得那萍水相逢.患难之交的神医姐弟吗?家族被灭,他们也不好过。神医品风很好,又为女儿身,得逃一劫,只是上交了自己的佩剑。她的弟弟和她那一脉的族人,都被逮捕发去劳役。她徒步奔波数日,来寻求魏无羡的帮助,她只能寄希望于魏无羡了。

        然而到了那处,发现那些人蒙受不公正的待遇,像极了原先恶族的残忍手段,年老无力的,他们也有办法,可怜那老妪,背着自己刚满周岁的外孙,气喘吁吁地受折磨。神医之弟,也已身死。神医呢,本来矜傲之人,面对亲人的死亡,也痛哭失相,一张甜美的脸皱成一团。魏无羡安慰她说有办法让温宁再回来,把那一脉人,带回了夷陵,再做尝试复活温宁的方法。

         这是为什么魏无羡要和他师弟断绝关系,若是魏无羡执意要保温家人,他师弟便保不住他。魏无羡说:不必保我,弃了吧。那句“将来你做家主,我做你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你,永远不背叛你,不背叛江家”的誓言,似乎冥冥之中,已经破了。

        他的师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姐(他自己说的,姐控一个),他想看他姐风风光光的成亲,但那时为堵众人之口已表面上同江家决裂,没有去成。他的师姐,嫁给了金家的一位公子,那人他看不惯,本是师姐的未婚夫,又不喜欢师姐,但师姐竟早已对那公子芳心暗许。他认为金孔雀一只特别傲,解了婚约后又不知怎的想复婚,他当时大闹一场走了,师弟却同意了。

        魏无羡也没有想到,温宁真的醒了。他用一种方法,将温宁炼成了凶尸,虽然和生人大相径庭,但总归,回来了。这,却又为之后一事埋下了导火索。

        金氏一公子被别人下了恶诅痕,猜测是魏无羡干的(羡羡这黑锅背得,唉老是背黑锅),就设下埋伏引魏无羡去穷奇道,温宁一起去了。魏无羡理还没讲清楚,那边就欲动武了。他们想着这里没有尸体,魏无羡就没有力量与他们对抗了,可是有温宁了。魏无羡让温宁开启战斗模式(没有自我意识),他师姐的丈夫赶来劝阻,也是好心。魏无羡本就对这厮心有芥蒂,不耐与他争辩,要他让开。心中的不喜传到了凶尸那边,变成了一个信号,促使他以手掌迅速贯穿了他姐夫的身体。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姐夫去了。魏无羡懵了,那一方人马也皆是失态。

         一场大战没有打成,以一个人的牺牲为代价。回到夷陵,魏无羡对温宁吼:你怎么把他杀了,你让师姐怎么办,你让师姐的孩子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没错孩子已经生出来了)温情一针将他弄昏,果断决绝如当年对他师弟一样。           

         醒来后,温情对他说了自作的主张,她和温宁去兰陵金氏请罪,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那一针定了他三日,他恢复过来赶紧前往兰陵,首先见到的,是他的师姐着一身丧服守着她夫君的馆椁,神色戚悲。魏无羡不敢与她见面,想偷溜走,被发现,直接逃走了。师姐的反应很大,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无奈被他落在身后。

         他知道了,温情温宁已被挫骨扬灰,灰飞烟灭了,他,再一次失去了他想要保护的人。

          纵有侠肝义胆,高超实力,又如何?依旧难以解这是非之结,堵那众人之口,申己心中之道。

          周围的修士都对他心怀忌惮,战斗一触即发,魏无羡只有怨气,召出来无数尸体与之相斗,霎时乱象迭起,血色剑光交织。师姐这是追上来了。

        魏无羡再逃避不开,只得面对。师姐依旧温柔地叫他阿羡:阿羡,你走的怎么那么急,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话,我…却突然顿住了,用尽力气把他推开,他一抬头,一柄长剑贯穿了她的喉咙,贯穿处汩汩地冒出血来……

        他脑子顿时炸了,师姐,师姐她…那一剑分明是朝着魏无羡的方向来的,杀错了人,那位修士也手足无措。魏无羡表情扭曲,神情癫狂,祭出阴虎符:你们…都该死!!!

        之后呢,恍恍惚惚不知怎的回到了夷陵(有内幕但我不打算说),当天在场的江澄亲眼目睹了阿姐的死,对魏无羡只有恨,带领了四大家族讨伐魏无羡,魏无羡遭受反噬而死,人们以为他的魂魄被手下的鬼魂撕扯得魂飞魄散了,关于他的评价,尽是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杀死他师姐的人、罪不容诛的邪魔外道、逆徒……

        魏无羡死了,他的魂魄实际上仍完好,只是不知道死魂竟是这样:在一个苍白孤寂的空间里,一个没有回应,没有生气,没有希望的的地方,独自痛苦着,瑟缩着,回忆着不堪的过去。


——————————————————————————————

啊啊啊好费脑细胞啊!!

希望有人看有人评论我很努力了T^T


听一听羡羡的心事

       从小啊,小时候曾经父母还在的时候告诉我,要永远开心。父母走了,我一个人流浪啊流浪,虽然是乞儿,还有开心的时候呢,今天有人给了我一碗好吃的饭,今天有人扔给我一块糖,我自然把笑容还给他们。可有时候啊,饿了一整天,一整夜,连睡着都不能啊,再次撑起笑容,安慰自己,刮风啊下雪啊,缩在角落里,什么也不想啊。
      
          突然有一天啊,一个人给了我一块瓜,还把满是泥泞的我抱在手臂上,这个人真好,带我回了他家,他家里好多人啊,我想缩到他怀里啊,可是我这么脏,只能一动不动啊。洗了澡换了衣服啊,我原来这么白哦,那个温柔的小姐姐夸我好看,我不由自主脸红了。后来啊后来,捡我回来的人成了我的江叔叔,我成了云梦江氏的大弟子,他的儿子是我兄弟,他的女儿是我师姐,我很喜欢他们,很喜欢云梦。
      
          不知怎么的,江叔叔慢慢对江澄严格了,对我依然宽溺,江叔叔的妻子虞夫人是我很尊敬的人,我的存在却给她带来了不宁。那些话,江澄你别往心里去啊,虞夫人和江叔叔很配的,他们都爱你啊。我只是寄人篱下啊,没什么大志,你将来做家主,我会是你左膀右臂。
      
          姑苏还真好玩,气先生,戏蓝二,我自在逍遥。偷买酒,斗水鬼,我风流恣意。师姐,我替你打了金子轩,他不配做你未婚夫。蚂蚁真好玩,打一架真爽。哇,终于能回云梦了。
       
         整天划船游水真好啊,摘下一大半莲蓬,清香漫舟啊。山鸡好打得很,笨的不行,纸鸢容易射,射箭可好玩了,每次都第一的荣耀哦。
       
         岐山要教化世家公子,哦哦虞夫人我要去,江澄都去了,不去不够兄弟,您别生气。什么,云深不知处被烧?蓝湛断腿?狗日的岐山温氏,仗势欺人。想想去帮下蓝湛吧,看他也挺难受的。我去,你个蓝湛,憋死你算了。催催,就知道催,催我们找。绵绵有危险!那铁烙一下去脸就永远毁了,不行!
      
          疼疼疼死了,你们真行啊岐山温氏。洞口被毁了,我们……枫叶,有出路!这水真臭啊,没有,没有,这里也没有,唉,小心着王八,再找找吧。呼,不忍心却还是得说,我没找到,等着江澄吧。幸好他寻到了,我们有希望了。不好!小心!快走!我断后,又不是不走,磨磨蹭蹭的,江澄这可不像你,等我,我一定会出来的。这阵,快要撑不住了,再撑会啊!呃啊,谁射来了一只箭,谁在捣乱,是你,很好……
        
          面对这屠戮玄武,我却没有一丝怕死的感觉,死就死呗,但我答应了会活着,我会努力争取成功。哈哈哈,我们赢了,哎呀累,我先睡会。叫我不要睡,你能哄好我啊?唱个小曲我就答应你。呦,这么听话啊,还蛮好听的,啧啧。疼,头疼,耳边声音渐渐远了,祝我做个好梦啊。
        
          虞夫人,虞夫人,你不要说了,你打吧,是我的错,是………竟没想到有一天真被紫电抽了,虞夫人的实力,还好不是全力。虞夫人,你,把我也赶走,为什么,为什么,想不明白啊。虞夫人,还是我欠了你啊,你给我一条命,虽然是为了保护江澄,可是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啊。我,一定会好好按你说的做。
        
          师弟们,长辈们,金珠银珠,你们,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救不了你们啊。什么,虞夫人,江叔叔!!!江澄,江澄?你要冷静,你一定不可以冲动,我们会报仇的,我们来日方长。打吧,你愿意打我就打吧。江澄,你不要哭了,我也想哭啊,呜………
       
         江澄恢复些了,也打探了情况,他体力弱,先给他买点吃的,再动身。人呢!江澄,江澄,江澄,该不会回去了吧江澄,你个傻瓜,笨蛋,无可救药!!
        
         江澄,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江澄,等着我。江澄……
        
         温宁?暂且相信你。暂时安全些了。谁?又不得不吧松缓的心弦绷紧。如果她说出去,我们就完了,不能,绝不能!
呼。幸好,江澄醒了?
       
         怎么这么憔悴,怎么回事,他没金丹了?!江澄,你不知道你现在的神情,仿佛世界末日,我,拿什么来拯救你,一个心如死灰的你………
        
         不是,我不是,我没有,冷静啊江澄。针?!谢谢你们。帮我剖丹吧,我想好了。
       
          温狗!你以为我怕死吗!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绝不!乱  葬   岗   ,呵,这摔下来真不是一般的疼啊。怨气,我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不疼了,难道疼的没感觉了还?咳咳咳………记忆,大家,都好好的………
       
         我要复仇,复仇,复仇…………
      
         力量,这充盈的力量,强大,呵,温狗,可一定要等我啊。
      
         王灵娇,真想知道你恶毒的心是什么做的呢,喜欢小孩子吗,送你……
       
         温晁,温逐流,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江澄,和蓝湛?我,该不该走?这一身怨气,他们,接受的了我吗?    我……
       
         兄弟,还在,真好。蓝湛,你凭什么管我?
       
         射日之征,胜了,莲花坞,我们回来了。师姐……
       
         没金丹绝不能让他们知道,封剑吧,对不起,随便。金子轩,你还有脸提与师姐的婚事,你当初伤了师姐的心了知不知道,绝对不能同意。什么!江澄同意了?真是,问过师姐了没有。师姐她,原来真心喜欢金子轩啊。
        
         温情,忘了他们,唉我这破记性,温宁,千万不要有事啊!什么玩意,重演温家恶劣行径,老妇小孩都不放过。灭族,罪恶啊。温宁已经死了,温情她……相信我。魏无羡你一定能够成功。
   
        江澄,我怎么能弃了他们,他们于你我有恩啊,你不必知道,弃了我吧,这样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了。

        师姐,你要成亲了吗,看起来好幸福,我为你高兴啊,可惜,不能看你最幸福的一天。心,你满足了吗。
       
         师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要杀死他的,温宁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动手,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来,啊,为什么我还是,没控制好,师姐,师姐,师姐…!
       
          你们!       不准去!

          这都过去好几天温宁温情怎么样了。师姐,对不起……我怕,不要!           师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姐!!!!!!

         你们都得死!

         江澄,来讨伐我了吗?我该走了,平白活到现在,多活了多少年啊。也许早就该这样了,那样的话,大家都不会死了对不对?可惜,最后,温家这一脉,也没有保护好。

         我真的,真的,累了啊……
     
         一点都不痛呢,莫名的有些高兴,江澄,我欠你……

        呃……怎么木木的,这是…献   舍   ?我原来死过了一次啊,唉,好不容易捡回来条命,以前,以前的事怎么办?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已经很累了,整个灵魂,好像无知了很多年,如果,把那些痛苦的记忆都带走多好啊,我不想要啊!呵呵,这是惩罚,折磨,死去真是一了百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活过来又有什么用,师姐会回来吗,莲花坞会回来吗!为什么……

       从此,没有夷陵老祖魏无羡,只有莫玄羽。我只是莫玄羽。

       就让我以莫玄羽的身份活下去吧。

       什么也不管,他妈的。